设为首页    
加入收藏    
网站地图    
会员中心    

您现在的位置: 新泰市新甫中学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教师园地 >> 教师论文 >> 正文 今天是:
三十年后忆芳华(二)
作者:王茂峰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10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5-07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三十年后忆芳华

 

     王茂峰


 

记忆中的同学

 

三十年的沧桑巨变,我们中的同学有的因为疾病,早早的离开了我们,今天写这篇文章,也是表达我的深情的怀念了。

刘烨是我们班的班长,有一次学校雇佣了外面的人来学校施工,把我们宿舍的砖给搬走了,有的同学就回到宿舍问起来,谁把砖头给弄走的?泗水的同学口头语,张嘴就是奶奶个屄的,施工人员听到后很不乐意,于是就和我们吵了起来,说我们不文明,还骂人,无论怎么解释,有口难辨了,拉着同学不放手,去找校长,为了给同学解围,刘烨伸手拉拉对方,对方反而有些嚣张,两个人动起手来,满屋子的人都是帮手,抱腿的抱腿,按脚的按脚,把他按在了床上,外来人没有受到伤害,我们也没有动手打人,但是还是不依不饶的他惊动了校长,找来校长说理,校长了解了情况后,虽对我们有不满的话语,但还是对外来人员进行了过错评判,算是解决我们的矛盾。后来听说我们的班主任李老师为了安全期间,和对方签订了安全协议,不能有威胁我们的行为。

有一次春运会,班集体比赛后每人发只笔作为鼓励,我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个“警告”二字,意思告诉同学们,作为班委的心意,让大家知道,无奈我粗心了把“敬告”二字写成了“警告”二字,这下可好,惹了马蜂窝了,弄的班里的女士们好不开心,纷纷谴责,说是发个笔还用的着这么警告吗,有啥了不起的。刘烨找到我说:“你是不是写错了,赶紧改过来,说个道歉就算完事了。”我当时一脸的雾水,根本没想到怎么回事,提示后我才恍然大悟,无奈碍于自己的面子,一个道歉的话都没好意思说,恐怕是说了大家也不会谅解了,还是硬着头皮算了。这件事过去了几十年了,我还是在心里闷着,一直未公开过,今天突然想起来,有啥大不了的事,红过脸的事都能解开何况一个错字。不是在认错也不是道歉,我是在感悟刘烨当初办事的灵活性。事实证明,刘烨也确实一个值得我敬仰的好兄弟。

毕业季到了,刘烨出乎意料的分到了新泰市第一实验小学,这个时候我们离的近了不时的去找他玩,没事的时候喝喝酒,看看电影。他的学校成了我们聚集的地方,没事的时候他也会领着我找陈勇,郑士坤玩玩,毕竟他独自一人来新泰,没有好友所在,我们就成了他的亲戚,时不时走个门。也是有他,我第一次到了士坤家,也是有他,我们第一次到了陈勇他们所在的学校新汶三中。

有次他对我说给你介绍个对象吧,我说干嘛的,他说他的一个亲戚,我不解的问你有亲戚了,我才知道他已经处对象了。听说是本校的一位老师家的千金,感到很庆幸。这么快就有了对象,也很安慰。婚后不久,我再去时,他的老岳父就对我说:“刘烨对这工作不满意,非得回老家去,你看你们在一起多好啊。”不知道是处于对刘烨的顾忌还是对他们的婚姻没有信心,老人每次见到我总提这句话,我也感到无奈。几年后没想到老人的担心变成了现实,刘烨回到了泗水,说是到乡镇当镇长了。此后的日子我们的来往逐渐的淡了。

两千年左右,同学来信说刘烨因病去世了,不知道原因,不知道为何去的这么突然,说是病了好长时间了,没给大家说,因为距离远,我们连个探视的机会都没有,就这样的在平淡中离开了我们大家的视野。为了表达我们的遗憾,为了弥补我们的不足,我们在刘烨出殡的日子里,从新太出发,赶到百里之外的泗水为他送行,见到他的遗像我痛苦万分,听到哀嚎的痛苦声,我泪如雨撒,是愧疚还是离别,是疼爱还是难过,是一种无尽的悲伤,为一个英年早逝的好友痛感悲伤。

今天写作本文,一作三十年的纪念,表达一下对逝者的思念,也是回顾一下我们的同学生活。虽有遗憾,但是希望逝者安息,友情永远。

 

多彩的学校生活

 

师范生为了适应教学的需要,学校广泛的开展各种文体活动。

跳集体舞是我们必须的活动。学校首先进行文娱委员培训,然后由文娱委员培训大家,最后训练成熟后,再有学校统一比赛。这可以说是我们踏入师范后第一次接触到舞蹈训练。初中阶段,大家都投入在紧张的学习里,学校根本没有时间给我开展各种活动,体育课能正常开展,音美课有的地方连老师都缺乏,更不用说上课了。我当时在新泰市第一中学初中部学习,音美老师都是非非专业老师,其他学校可想而知了。在我印象里大家不分男女,集体舞时围城两个圆圈,无论你遇到谁都要拉起手来做动作,刚开始大家羞羞答答,男女生不好意思的拉手,老师要求的动作做不到位,班主任李老师在一边急的直跺脚:“不就是拉个手嘛,有啥不好意思的。咱是活动,不要害羞。”本身我们一个班45人,女生就像大熊猫,仅有八人,根本做不到每人有伴,只好有男神充当,有时候的集体活动不分男女,只要大家按照动作做好就行了。

老师考虑到我们的舞工差,尽量的简化了动作,让我们做得整齐划一就好了。每级两个班,我们不是冠军就是亚军,但是两个班的老师还是很较劲,谁都不愿意拿个亚军回来。有时即使得了亚军,李老师总是笑着说:“也不错,毕竟我们也是第二名,下回争取第一。”

记忆里最多的活动就是广播操比赛,因为我是体育委员,对每次的活动都记忆犹新,因为班级少,广播操比赛都是分普师班民师班来举行。然后根据动作的整齐性打分评定名次。训练时我们都是在早操时间,六点起床,六点半左右做操,这时候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来进行队列和广播操的训练了,整个的操场到处都是口号声,就像是出征前的队伍,队伍整齐喊声阵阵,那气势虽比不过军队的豪壮,也有一股不服输的勇气。比赛时,我们都是在小办公楼的后方举行,这里可以安排主席台,然后我们按照抽签的顺序举行。每次的比赛我都要精心筹划一下进出场的过程,然后按照我的路线完成比赛。有次比赛接近尾声了,大家转个向右转就可以到出口的方向了,我无意识中下达了一个向后转,可是“后”字未尽,我随即改变了口令,等我再变换口令时同学们已经在晃动了,无奈的小失误,我们班获得普师班比赛的第三名。虽有遗憾,但还是成绩不错。

有时我们也进行一下篮球比赛,普师班与民师班分组进行。记得有次我们和田承良老师所带的班23级的学生进行比赛,他们的学生对我们的队员下黑手,冲撞我们的队员,当时我对他的学生大加指责,田老师听到后也很不高兴,就对我说:“茂峰,不要干扰比赛,有问题待会说,听裁判的。”其实我们比他的学生高一级还是有身体对抗的能力,最终我们战胜了对方。

除此以外学校给我们开展其他活动。记得每次晚饭后我们在教学楼时常听到手风琴的练习声,很羡慕他们的熟练技巧。可是到我有机会时,自己练习不刻苦,半途而废了。但是我们班的几个同学在全校出了名:王伟,张宪芝,季雪梅、郑士坤成了学校手风琴高手,经常在学校举行的文艺活动中进行伴奏,他们都是孙老师的爱徒,成了学校的名人。

此外我还不忘的就是周末的一些活动。我们大部分都是住校,有时几周回家一次,有时假期才回。周末就成了我们的自由之地。记得每年央视进行歌手大奖赛时,学校专门给我们安排电视直播,由于屋小人多,我们便把电视放到操场上,一到直播点,我们大家聚集在直播电视前,享受歌曲比赛的大餐。除此以外我们抽空还可以去学校的职工之家蹭蹭电视,打发我们的业余时间,或者是要事比赛时,学校也给我们电视观看的机会,常记得女排比赛时,我们都挤在二层办公楼下的一间小屋里,为了一睹比赛盛况常常是热的满头大汗,但是为了满足观赏的欲望,有时感觉值得了。有时自习的时候,我们也会留到教工之家蹭电视看,我们的局长大人就会不定时的去检查。当时王振湖局长在校负责团委工作,我们也常常的被逮个正着,但是有时真的大赛,局长大人也会闭闭眼,让我们饱饱眼福。

毕业后这样的生活过的越来越少,虽有有线电视,网络电视直播,但是比起学生时期的生活感觉少了许多。少了集体生活的热闹,少了观看的欲望,还有那份冲动。无论是今天还是过去,我都非常的怀恋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,感觉到学校生活的纯真,欢乐,还有那让我回忆无尽的友情。

三十年过去了,这段学习生活成了我一生的珍藏,因为有同学的相识,我们多了一份友情,因为有老师的培养,我们成就了一生的师生情谊。感谢新泰师范,这个我们新泰教育的摇篮。虽然随着时光的流逝,他退出历史舞台,远离了我们的视野,相信我们所有的中师生都怀恋那段美好的日子。感谢《新师岁月》的编委,让我再次的重温了一下中师生活。愿大家身体健康,友情永存,新师永驻。

文章录入:manson    责任编辑:manso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